<legend id="h4sia"></legend><samp id="h4sia"></samp>
<sup id="h4sia"></sup>
<mark id="h4sia"><del id="h4sia"></del></mark>

<p id="h4sia"><td id="h4sia"></td></p><track id="h4sia"></track>

<delect id="h4sia"></delect>
  • <input id="h4sia"><address id="h4sia"></address>

    <menuitem id="h4sia"></menuitem>

    1. <blockquote id="h4sia"><rt id="h4sia"></rt></blockquote>
      <wbr id="h4sia">
    2. <meter id="h4sia"></meter>

      <th id="h4sia"><center id="h4sia"><delect id="h4sia"></delect></center></th>
    3. <dl id="h4sia"></dl>
    4. <rp id="h4sia"><option id="h4sia"></option></rp>

        温度:26-38℃ 天气现象:多云间晴 风向风速:偏南风3-4级

        这间民居,留下许多红色故事

        中国海口政府门户网站  更新时间:2021-05-17   来源:国际旅游岛商报  作者:鲁启兰王辉吴英艳

          原标题:探访中共琼崖特委四届五次扩大会议旧址 这间民居,留下许多红色故事

         

          ■商报全媒体/椰网/海拔手机端记者鲁启兰王辉吴英艳文/图

          沿着历史的痕迹,穿过层层槟榔林,一座座充满历史韵味、错落有致的民居便呈现在眼前。这里是海口市美兰区演丰镇锦山村。1936年,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四届五次扩大会议在此召开,而村中的王家老宅,正是这个琼崖革命历史中重要节点的见证者。

          内洞山会议

          琼崖革命的一个历史转折点

          1926年6月,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海口竹林村邱宅(今海口市龙华区竹林里131号)召开。会议选举产生中国共产党琼崖地方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中共琼崖地委”)领导机构,王文明当选为书记。

          1927年4月,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反革命政变后,中共琼崖地委当即撤至乐会县第四区(以下简称“乐四区”)。同年6月,中共琼崖地委在乐四区召开紧急会议。会议根据中共中央决定,将中共琼崖地委改为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中共琼崖特委”)。杨善集任中共琼崖特委书记。

          1927年9月,杨善集在椰子寨战斗中牺牲。后来,中共琼崖特委几经改组,直至1929年7月,特委领导机关被屡次破坏后,党在海口的工作暂告停顿。

          特委领导机关在海口被破坏后,为使琼崖人民的革命斗争不间断地进行下去,时任澄迈县委书记冯白驹挺身而出,向各县委及琼崖苏维埃政府主席王文明提议,召开各县县委领导人联席会议,以便重建琼崖特委领导机构,讨论研究今后斗争方针问题,带领全琼人民继续坚持斗争。

          冯白驹的建议得到了王文明及各县县委的赞同。1929年8月中旬,一个反思“城市中心论”的内洞山会议,在定安县内洞山(今琼海市东红农场内洞七队)的密林中悄然召开。

          这次会议成为琼崖革命的一个历史转折点。会议总结了特委机关迁往海口两次被破坏的惨痛教训,批评了“以城市为中心”的严重错误。

          会议还选举产生了中共琼崖特委临时委员会(9月,中共广东省委批准成立特委),由冯白驹暂时主持临委工作。正是这次内洞山会议,让有着丰富革命经验的冯白驹开始走到琼崖革命前台,主持特委工作。在革命危急关头,他挺身而出,以杰出的智慧、过人的胆略,指引琼崖革命坚持武装斗争“二十三年红旗不倒”。琼崖革命的历史,从此翻开了新的篇章。

          1930年4月,中共琼崖特委在母瑞山召开第四次代表大会,省委派邓发同志指导,选举了新的特委领导机构,冯白驹为书记。

          1932年7月,国民党陈汉光部对琼崖革命根据地发动了大规模的军事“围剿”。由于特委在“肃反”问题上犯了严重扩大化的错误,以及红军在反“围剿”战斗中犯了左的错误,致使革命力量遭到重大损失,特委成员也大部分牺牲。冯白驹率领党政军机关干部和红军指战员100多人上母瑞山,坚持了8个多月艰苦卓绝的斗争。终于,在1933年4月,冯白驹等人突破敌人重重封锁,从母瑞山回到琼山。

          一间民居

          一次影响深远的革命会议

          1936年5月,随着琼崖各地党组织逐渐恢复,新的工作局面初步打开。为了适应革命形势发展,更好地推动琼崖革命斗争,在冯白驹的主持下,中共琼崖特委在琼山县演丰乡锦山村(今海口美兰区演丰镇锦山村)一间民居——王家老宅里召开了四届五次扩大会议。

          “当时,我妈妈听说有革命同志来到了村里,就主动打开家门,给他们提供休息的地方,会议也就选择在这里召开了。”4月23日,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来到中共琼崖特委四届五次扩大会议旧址——锦山村的王家老宅,聆听老宅主人王辉成讲述那段红色历史。

          如今,年过九旬的王辉成老人就居住在这间老宅里。而当年主动为革命提供会议场所的,正是王辉成的母亲。

          据王辉成介绍,由于锦山村周边长满了野竹子,十分隐蔽,外人不易进入,便成了特委委员们的掩护和歇脚地。“我妈妈非常热心,也带动了全家人,一起用实际行动支持革命事业。我自己也担任过交通员,当时帮助革命运送情报、食物及放哨、挖地洞之类的。”

          经过王辉成的指引,记者“翻阅”了老宅的故事:老宅石质门框上的弹孔是为掩护革命战士留下的,摆放在厅堂中的桌子正是会议使用过的桌子,高处的香炉架曾是情报的藏身之处,后厅曾是战士夜晚的栖身之处……

          为了保留这些历史遗迹,几十年来,屋子都未曾翻修。“这些都是革命历史的见证,我希望后人能通过历史遗迹认识到,正是因为过去先辈的努力,才有了我们的今天。”

          如今,在锦山村的村口立着一座纪念碑,每一个来往于锦山村的人都可以在碑上看到关于村落与革命的联系,了解到中共琼崖特委四届五次扩大会议的意义。这次会议分析了当时全国以及琼崖的斗争形势,确定了琼崖特委的主要任务:继续恢复和发展党的各级组织,努力开拓新区;积极开展抗日救亡宣传,号召群众起来抗日讨蒋;扩大红军武装,开展游击战。会议还选举出了特委委员,冯白驹、王白伦、黄魂为常委,冯白驹为特委书记,并决定成立琼崖红军游击队司令部。

          中共琼崖特委四届五次扩大会议的召开,不仅为琼崖党组织和红军的进一步恢复和发展创造了条件,也为琼崖党组织领导全琼人民投入抗日战争打下了组织基础。

          坚持斗争

          一系列行动壮大红军声威

          1936年5月底,特委根据四届五次扩大会议决议,在苏民乡北排坡村成立全琼统一的武装斗争指挥机关——琼崖红军游击队司令部。朱运泽任司令,王白伦任政委,由久经考验的骨干组成下辖7个支队,共有60多人,随后规模不断扩大。至1937年5月,琼崖红军游击队已发展到60人,“在业”红军约200人。

          此后,红军游击队各支队积极执行特委关于“积极活动,积蓄力量,再接再厉,坚持斗争”的指示,分散深入到各县广泛开展游击战,不断发展壮大自己——红军第一支队随同特委机关在琼文一带打击敌人,保卫领导机关;第二、六支队在琼定、善集县活动,积极筹集革命经费和枪支,击毁国民党运载货物的车辆,袭击国民党民团;第三、四支队联合作战,夜袭文昌县翁田赤铺戏场,巧夺列村山堀敌炮楼,偷袭国民党乡公所,奇袭锦山民团,伏击清澜联防队;第五支队在琼澄县活动,潜入石桥墟,击毙国民党乡长王义高,并协助琼澄县委,袭击敌人据点,缴获一批枪支弹药;第七支队以六连岭为根据地,在乐万一带打击敌人。

          红军游击队司令部的成立,标志着琼崖革命形势有了新的转折点,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。游击队开展的一系列军事行动,严重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反动气焰,壮大了党和红军的声威,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斗志,推动革命向前发展,为琼崖特委和红军在抗日战争爆发后与国民党琼崖当局谈判、实现“国共合作”、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、进行抗日战争等做了政治和军事力量上的准备。

          时过境迁,如今的锦山村仍然隐蔽,被树林环绕,但遗留下来的历史痕迹,还有代代传承的革命精神,却在提醒着更多的人,革命先烈曾在此为今天的幸福生活挥洒热血。我们将带着这份历史砥砺前行,不断拼搏,共创更美好的明天。



        [录入者:市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局]

        主办:海口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:海口市信息中心
        海口市信息中心规划设计并技术实现 网站技术支持电话:0898-68725613
       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98-68710000 政府咨询投诉电话:0898-12345
        琼公网安备46010002000008号 琼ICP备17005283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:4601000009

        温馨提示

      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海口市政府门户网站,进入非政府网站
        是否继续?